亚游电游

亚游电游:中国空间站迎来的第一个外国人可能来自欧洲!为何不是俄罗斯?

2022-06-26 18:00:29

  亚游电游:中国空间站迎来的第一个外国人可能来自欧洲!为何不是俄罗斯?回顾过去的2021年,中国航天取得了足以载入史册的骄人成绩——中国空间站雏形初现,中国航天员长期在轨停留。而在国人骄傲的同时,也吸引了全球目光,按照此前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公布的信息,国际空间站2024年将达到服役寿命,在无法新建的情况下,中国天宫将成为全球唯一在轨运行的空间站。在此情况下谁能与中国取得合作,或者说进入天宫的首个外国宇航员来自哪,自然充满悬念,是欧洲?是俄罗斯?还是最美国?

  俄罗斯在过去很长时间,是全球唯一一个能在航天领域与美国相抗衡的国家,尤其是冷战时期,双方太空竞赛更是火热,第一个进入太空的地球人正是苏联宇航员尤里·阿列克谢耶维奇·加加林,而1971年到1982年苏联又先后发射了7座“礼炮”号空间站,1986年又建成了“和平”号空间站,这一系列成绩至今看来都令人称道。不过辉煌终究属于过去,自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航天前期还能靠吃老本艰难维持,但这个老本却吃不了多久。按照俄方公布的数据,到1994年,俄航天从业人员数量较苏联时期减少35%,相关专家流失率更是高达50%,这令其航天事业遭到重创。

  而且由于苏联时期航天工业过于分散,部分重点企业、生产线都在加盟国手中,这也导致后期俄罗斯根本无法凑齐相关生产线,在此情况下部分项目只能从头再来。可重建需要资金,这对俄罗斯而言比人员流失、生产线短缺更难以解决,这是源头问题。由于经济不振,俄罗斯航天根本无法获得足够资金弥补短板,为此也试图通过商业发射弥补资金短缺,但订单数量有限令这条路也走不通了。

  在这种艰难环境下,俄航天业迎来了最不堪回首的灰暗历史——失败频繁。据不完全统计,仅2010-2016年,俄航天失败总数就达到16次,平均下来一年超两次,失败率已高于5%。这一数据下又怎会有第三方找俄罗斯代发?不过2018年10月“联盟MS-10”号载人飞船发射失败,终于令俄罗斯航天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痛定思痛进行了一系列调整。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统计,自2018年载人飞船发射失败到2021年5月底,这两年多的时间内,俄罗斯已连续59次无故障火箭发射,创造了历史纪录。

  这对于俄航天业来说显然是一个不错的好消息,不过这并不意着可以重现辉煌,因为源头问题依旧无法解决——缺钱!俄罗斯塔斯社去年9月报道,俄联邦2022-2024年预算法案说明文件显示,俄罗斯计划在2022至2024年向“俄罗斯航天活动”国家计划拨款6290亿卢布,约86.3亿美元。什么概念?根据美国非营利组织航天基金会发布的调查报告,2020年中国在航天领域投入资金132.8亿美元。中国一年投入资金是俄罗斯三年投入总额还多。面对资金不足的阻碍,俄航天想要发展只有一条路可走——国际合作。而中国又是俄罗斯的不二合作伙伴。

  随着2021年12月30日,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在我国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发射,2021中国航天全年发射任务完美收官。根据官方数据,去年一年我国年度发射任务达到55次,首次突破50次大关,力压美国的51次发射,成当年航天发射次数世界第一。相信在这一创纪录数据背后凝聚了无数中国航天人日夜不辞辛劳的努力,不过如此耀眼的数据并不意味着中国航天领域不存在短板,客观地讲我们在部分关键领域仍有不足,同时航天经验较美俄等国也是有所欠缺。

  早在2018年,在第一届中国航天大会上,中国科学院国家空间科学中心主任王赤一针见血地指出,相较美国等航天强国,我国在空间科学、空间技术、空间应用方面发展不均衡,规模小、经费低、影响力明显不足。同时,由中科院发布的《我国空间科学发展战略》中也提到,截止2017年,美国空间科学卫星总数达419颗,俄罗斯222颗,就连印度也达到了13颗,而我国只有9颗。而且,全球已知的5000多项空间科学实验项目中,中国仅有100项左右。相较美俄等国,我们的差距是显而易见的。相较空间站、探月、探火,空间科学听上去似乎很遥远、很空洞,但该领域对人类发展却有着重要意义,毫不夸张地说,空间科学的研究关系着人类生存,关系着人类未来,意义极为重大。

  好在近年来,我国在该领域也开启了奋起直追模式,这其中就包括推动国际合作。2015年,由中俄两国科学院共同发起的第一届中俄空间科学双边研讨会在北京举行,此次研讨会开启了中俄空间科学领域合作序幕。而就在去年,中俄两国在该领域合作再获得重大突破,去年3月,中俄两国通过视频会议正式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合作建设国际月球科研站的谅解备忘录》,该备忘录的核心之一,就是利用两国在空间科学以及空间技术等方面积累的经验,共同建造国际月球科研站。而在这一合作上,俄罗斯可提供的经验或更多,也更有益,在此情况下俄罗斯也成为中国在航天领域的最佳合作选择。

  相较俄罗斯对中国航天的合作、友善态度,美国的态度则截然相反。早在2011年4月,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了2011财年开支法案,作为例行法案之一本无关注点,可偏偏在该法案第214页至215页有一项不起眼的条款引发了巨大争议,该条款中明确规定“禁止美中两国之间任何与美国航天局有关或由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协调的联合科研活动,禁止美国航天局所有设施接待‘中国官方访问者’”,对这一条款实际上就是美国针对中国专门量身定制的“太空封杀令”,目的就是为了遏制中国在航天领域的发展,同时更是直接关闭了中美在航天领域的合作大门。

  不仅如此,美国还经常以命令口吻强制要求中国为美方提供方便,例如2019年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探月工程总设计师吴伟仁就透露,在“嫦娥四号”探测器执行任务过程中,美方曾向中国索要相关轨道数据,以便检验该探测器落月情况,但这一要求遭到中方拒绝。试问,中国探测落月与美国有何关系,又何须美国检验?这种索要背后,毫无真诚合作之意,反倒是充满了强权、霸道。

  这还不算完,就在去年,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局长比尔·尼尔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希望中国开放空间站,希望中国能够接受美国对相关项目的审查,同时他还口不遮拦地表示,中国在太空合作方面的机制不够灵活,美国无法接受。中国项目为何要接受美国审查,中国合作机制又为何要符合美国要求?对于美方的态度,简直就是充满了傲慢与偏见,在这种情况下,中美两国在航天领域又怎么会存在合作可能?

  对于中欧双方航天领域的合作,简单来说有合作基础,存在合作可能,但也存在变数。2015年欧洲航天局与中国航天局签署了合作协议,该协议明确双方持续互派航天员进行综合性联合训练,并计划在2022年开始让欧洲宇航员登陆中国空间站。在该协议框架下,中欧双方进行了一系列密切合作,例如2016年,中国航天员叶光富加入了欧航局在撒丁岛的探洞课程,同时欧洲宇航员也前往中国进行了海上生存训练。更重要的是,为了能够顺利进入中国空间站,欧洲宇航员还在刻苦学习中文,像欧空局德国籍的宇航员马蒂亚斯·约瑟夫从2012年就开始学习中文,而意大利首位女航天员萨曼莎·克里斯托弗雷蒂更是可以用一口流利的中文进行对话,由此可见对于进入中国空间站,欧航局还是颇有诚意。而按照相关计划,今年欧洲航天员也将进入中国空间站。

  不过虽然中欧双方合作一切顺利,但也存在变数,而这个变数就是美国!早在2016年,欧航局曾提议邀请中国参与国际空间站项目,但遭到了美国的坚决反对,在其强力施压下,欧航局也选择了放弃。一方面,美国无法进入中国空间站项目,另一方面,美国盟友又即将与中国展开密切合作,在此情况下很难说美国不会从中作梗。

  综合以上信息来看,2022年进入天宫的首个外国宇航员最大可能性来自欧洲,其次是俄罗斯,而美国可能性几乎为零。当然从长期来看,俄罗斯宇航员或将成为中国空间站常客,毕竟两国合作更稳定,更可靠。